作者:林孟儀  攝影:陳應欽  2006.9 /我的學校不見了 上學好難 http://www.gvm.com.tw/theme/inpage_cover.asp?ser=12314&Pg=1

正當國人關心孩子在學校裡吃不吃得起一餐飯的同時,許多偏遠地區的學校,在多數國人關注之外,無聲地被裁併。

      9月1號,全國二千六百多所國小開學,190萬名學童迎接新學年的到來。
      但是就在不知不覺中,在全台各地,許多位於偏遠地區的迷你小學,在暑假期間已經走入歷史,消失不見。
今年,台灣一共消失了35所學校,有的被降成其他小學的分校或分班,有的則是直接被廢掉,學生必須轉到他校就讀。
例如,台南縣裁併了9所學校,有4所國小被降為分校,5所分校被廢校。嘉義縣裁撤12所學校,整併了7所學校,雲林則裁撤了4個分班。而台北縣則將以遊學課程聞名全台的坪林鄉漁光國小,降為坪林國小分校。
在稍早的6月底,這些即將被裁併的小學,都進行了最後一場賺人熱淚的畢業典禮。
.偏遠小學悲歌-數人頭,廢學校
    
雪山隧道開通的前一天,沒有鎂光燈的關注,在燭光搖曳中,有86年歷史的漁光國小,也和第59屆的兩名畢業生一起「畢業」了。

    
末代校長郭雄軍、師生、家長與地方人士,人人手握一盞蠟燭,相視而泣,帶著淚水歡唱,結束了一個學校4年努力經營,仍難逃裁併命運的悲歌。

    4
年前,郭雄軍來到漁光時,全校只有8個學生。4年後,漁光結合坪林豐富的自然生態及茶業,漁光發展出假日遊學特色課程,一年吸引全台4萬名小學生到校進行生態教育,漁光學生數也增加到18個。甚至還有家長從台北中和慕名而來,全家遷居坪林鄉,只為了讓兩個孩子就讀漁光,在山上的大自然中成長。

    
但今年台北縣教育局認為,一個小學生平均一年的教育經費是8萬元,但漁光每個孩子一年得花掉80萬元,還真不如送他們出國去念書!

    
以教育成本為考量,而被降為坪林國小分校的漁光,往後還能不能辦理遊學課程,仍是未知數。

在這裡,吃不起營養午餐只是次要難題
    
台南白河鎮的崎內國小,8名畢業生在校長帶領下,進行最後一次的校園典禮;新學期開始後,崎內已成為5公里外竹門國小的分校。視聽教室內,投影螢幕上播放著縣長蘇煥智的畢業致詞,但台下的家長和學生都無心聽講,難掩學校要被裁併的失落。

    
崎內的本地學生只有37人,去年縣府的免裁併門檻是50人,為了湊人數保校,家長會還挖空心思,提供免費交通接送、學雜費全免的優惠,吸引越區學生轉學到崎內,衝刺學生數。

    
但今年,遊戲規則又調高到60人,家長們一下子要多負擔20多位外地生的學費;以開挖土機為業的家長會長羅進華表示,「一年得花掉20萬,我們再也捱不下去了!」

    
於是,七成二家長同意棄守學校。畢業典禮上,無力回天的氣餒與遺憾,寫在每個人的臉上。

    
這幾年來,台灣人十分關心偏遠地區貧困學童吃不起營養午餐的問題,就連施明德近日發動百萬人倒扁募款,所剩下的費用,也要捐給貧窮學童作營養午餐費。

    
然而,另一個偏遠地區教育現場的問題,卻被多數人忽視了。

    
正當國人關心孩子在學校裡吃不吃得起一餐飯的同時,許多偏遠地區的學校,在多數國人關注之外,無聲地被裁併。

地方多裁併一間學校,中央就多給一筆錢
    
學校不見了,孩子連接下來要去哪上學、又該怎麼去上學,都成了問題。

    
1999年到今年暑假過後,台灣一共有144所小學、分校、分班消失了。

    
回顧起來,廢校政策的歷史淵源,始自於1995年,台灣省教育廳曾提出為了節流,以每年合併5校的進度,計畫裁併15所小型學校。但後來省政府即遭凍省,政策並未落實。

    
到了2001年,教育部也曾提出裁併6班以下小校的政策,但後來多方考量後,政策又喊卡。但是少數地方政府在財政困窘下,已不顧中央政策走向,開始大規模著手裁併校措施。

    2004
年,監察院完成一份「教育部所屬預算分配結構之檢討」報告書,建議教育部應行文建議各縣市政府,裁併百人以下的小校,以節省這些迷你小學預估每年高達51億元的人事經費。

    
甚至行政院主計處為了鼓勵各縣市政府廢併校,還在中央對各縣市教育設施補助經費中,列入裁併校補助項目。其中規定,「凡有裁併校(班)者,每併一班,第一年補助60萬元;每併一校,第一年補助120萬元。連續補助三年,第二年及第三年補助額度各為第一年的2∕31∕3。」

    
監察院的報告、教育部的建議以及主計處的補助誘因,為裁併校背書,也成為地方政府最佳「令箭」。部分縣市因而風風火火地規劃、不遺餘力地進行小校裁併。

    
自監察院報告後,兩年下來,這場星星點點進行的裁併運動,已經逐漸有燎原之勢。

    
一場國教沙漠化的無形風暴,是否將衝擊台灣社會,風化台灣未來的競爭力?而裁併校對象大多數是偏遠地區、處於家庭與經濟雙弱勢的學童,裁併校會不會讓偏遠學童再次陷入第三重弱勢?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ezzopiano 的頭像
mezzopiano

Seize Every Moment

mezzopian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